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4.4亿占款迟迟未决,射洪市人民政府“接管”ST舍得,影响几何?

时间:2022-10-18 22:02:12 | 浏览:2215

记者 | 赵阳戈占款迟迟不还,射洪市人民政府出手了。ST舍得(600702.SH)11月26日晚间披露,公司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收到射洪市人民政府《关于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全部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等由射

记者 | 赵阳戈

占款迟迟不还,射洪市人民政府出手了。

ST舍得(600702.SH)11月26日晚间披露,公司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收到射洪市人民政府《关于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全部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等由射洪市人民政府行使的函》。

内容显示,因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洋控股)及其关联公司未按期全部清偿沱牌舍得集团或者子公司的借款本息、应付账款等,所以从此函发出之日起,至天洋控股和其关联公司全额偿还沱牌舍得集团及其子公司的全部债务之次日,天洋控股所持有沱牌舍得集团全部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等全部委托射洪市人民政府行使,包括但不限于:天洋控股委派到沱牌舍得集团的股东代表、董事(包括董事长)、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均必须完全按照射洪市人民政府的指示行使权力、履行职责,积极配合射洪市人民政府对沱牌舍得集团的经营、管理,不得设置任何障碍;射洪市人民政府有权独立、自主地对沱牌舍得集团的经营、管理等作出决策或者决定,天洋控股不得以任何理由,通过任何方式或者途径提出异议及对抗;而且射洪市人民政府有权单方面更换沱牌舍得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公司高管。

公开信息显示,天洋控股持有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而射洪市人民政府持股30%。此番变动并未改变沱牌舍得集团股权结构,射洪市人民政府享有表决权和管理权的期限截至天洋控股及其关联公司全额偿还沱牌舍得集团及子公司全部债务之次日或因司法处置导致天洋控股股权丧失之日止。

公开信息显示,ST舍得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公司本金4.4亿元,资金占用利息3486万元。天洋控股曾承诺于2020年9月19日前,将前述欠款及相应资金占用费全部归还。不过也正因为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未在2020年9月19日前归还非经营性占用本金及利息,2020年9月22日,ST舍得股票被上交所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后来在10月30日,ST舍得还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缘由是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也算是祸不单行了。

实际上在此前就情况不断。9月1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对ST舍得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实际控制人周政立案调查。9月17日上市公司又接到射洪市公安机关通知,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ST舍得9月25日公告,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

那么,此番射洪市人民政府出手接管沱牌舍得集团,对上市公司ST舍得又影响几何呢?

作为川酒股六朵金花之一的ST舍得,2020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规模17.63亿元,净利润3.11亿元。近期盘面上,ST舍得戴帽之后的9月28日市场情绪反转,近2个月时间累计涨幅已超140%,不过11月25日、26日有所回调,截至11月26日收盘,ST舍得报收于63元,总股本3.36亿股来计算,市值在210亿元附近。

相关资讯

4.4亿占款迟迟未决,射洪市人民政府“接管”ST舍得,影响几何?

记者 | 赵阳戈占款迟迟不还,射洪市人民政府出手了。ST舍得(600702.SH)11月26日晚间披露,公司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收到射洪市人民政府《关于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全部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等由射

张军当选泽州县人民政府县长原健当选高平市人民政府市长杨晓雷当选陵川县人民政府县长任彩虹当选沁水县人民政府县长

本报讯 2月23日,在泽州县六届人大四次会议上,张军当选为泽州县人民政府县长。2月23日,在高平市六届人大四次会议上,原健当选为高平市人民政府市长。2月23日,在陵川县十六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杨晓雷当选为陵川县人民政府县长。2月24日,在沁水

ST舍得:控股股东表决权和管理权将由四川省射洪市政府行使

澎湃新闻记者 王启帆11月26日晚间,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ST舍得,600702.SH)发布公告称,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控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对应的表

四川射洪:被执行人“P图履行”多次欺骗法官法院:拒执罪

何法官,钱我存在卡上了,你们扣一下。何法官,营业款提现到我卡上了,可以扣了。何法官,钱我转到法院账户了。一段时间以来,四川省遂宁市射洪法院执行局何华法官工作微信被执行人尹某某主动履行的消息“热火朝天”地轰炸着,然而,法院案款专户里却“分文未

消失在历史背影中的通泉县,现在是射洪的下半县、沱牌酒的产地

杜甫的《通泉驿南去通泉县十五里山水作》,被天津市2019年高